2020-10期●缅怀篇●

我娘说季恺

作者:朱霁云


我自记事起就知道,我娘有个堂兄,我有个堂舅,名叫季恺。
  但是青少年时期的我,只知恺舅其名,不知其人其事,我隐隐觉得,我娘和季家的人,似乎对恺舅有难言之隐。1976年恺舅去世后,无锡、如皋党史办的人,先后多次数人来我家,请我娘说说季恺,我娘总是以“时间长了,记不得了”为由,婉拒访谈。我曾问我娘:“你作为恺舅在如皋为数不多的家人,怎么不肯谈谈呢?”我娘露出为难的神情说:“他虽然丢了家财拎着脑袋革命,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,在国民党里十几年,还任过要职,经历那么复杂,听说恺二哥的追悼会也不顺当,叫我怎么谈呢,谈什么呢?”
  2004年,无锡、如皋为恺舅举行百年诞辰纪念会,无锡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、无锡市史志办、如皋市委党史办出版了由开国将领、曾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题写书名的《季恺纪念文集》,恺舅的老战友、江苏省委宣传部长戴为然为该书作序,不久又发行了电视纪录片《季恺传奇》,披露了周恩来、刘少奇、陈毅等和众多将领、部省领导,与恺舅共同奋战、生死相交的史实,以及对恺舅的评价。这之后,我娘才断断续续说起她深藏在心底里的恺二哥。
  “散尽万贯家财,追寻他心中的念想”
  我娘回忆道:“恺舅在20多个嫡、堂兄妹中排行老二,季家兄妹称其‘恺二哥’,我名婉,他叫我‘婉妹’。季家三房老兄弟,同一个大庄园,大院门挨门,我们从小生活在一起。季家是如皋西乡夏堡的名门望族,良田万亩,房屋数百,巷道长阔,门庭轩昂,雕梁画栋,殿宇辉煌,有如《红楼梦》里的大观园。其中,恺二哥家有2600多亩地,100多间房,一个大油坊。季家上个世纪20年代就已电气化,恺二哥的哥哥季藩从上海买回德国产的内燃机和发电机,从法国进口了琉璃美术灯,除了照明,四周装了电网,还带动机器